当前位置:首页 - 玩家汇娱乐登录

流水500亿的钱宝网:老大都自首了,为何还有粉丝喊挺住
2017-12-28

是骗局,就会有被戳破的一天。12月26日,钱宝网实控人张小雷向南京警方自首,号称流水500亿的钱宝网随即倒掉。有意思的是,不少宝粉(钱宝网的投资者)不相信官方通报,而是选择相信张小雷,自发为钱宝网辩护。钱宝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它究竟有何魔力,让宝粉不愿相信它已然崩盘?

12月27日,平安南京微博称,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目前,南京市公安机关正在开展调查。

北方人可能不太了解钱宝网,但在华东地区,钱宝网可是大大的有名。2012年,钱宝网在南京创立,起初它的模式很简单——当用户注册成为钱宝网会员并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后,便能到“任务大厅”中领取观看广告、填写问卷等任务。如果用户能够缴纳10万元保证金,广东省举办青少年太极拳南拳锦标赛并保证每日完成一定量的“看广告”任务,年化收益率能超过40%。

2015年,钱宝搞了一次升级,植入了社交、购物、分享等功能,宣称转型做微商平台。在业内人士看来,它这么搞,一是为了洗白,二是带来一些现金流维持平台运转(店家入驻钱宝网要缴2万元的抵押金),三是建立分销体系。

与微商业务相比,钱宝最重要的业务还是分销所谓的“QBII”项目。不过,其公布的合同范本显示,投资人与钱宝网签订的不是分销协议,而是股权投资协议。不用说,收益率还是非常高,一款名为“QBII任务-雷神空天”项目的年化利率高达43.6%。

一看到不切实际的高收益,老司机就知道这可能是庞氏骗局(以虚设的投资计划和高投资回报,诱骗投资者注资,用新注入的资金维持高回报),或是非法集资。既然出了事,那就静待警方调查。

稍有理性的人都知道,40%以上的年化收益率不可持续,警方也展开了调查,按理说宝粉们也应该清醒了:该报警报警,该维权维权,力争把损失降到最小。可是,为何有人坚决不信钱宝倒了,主动为钱宝说话呢?

这些人中,或许有的是托,或许有的真不懂什么是庞氏骗局,或许有的是在“自作聪明”。最后这类人,知道什么是庞氏骗局,但他们当初进入这个危险的游戏,就是因为他们相信富贵险中求,自己的运气不会那么差——最后一棒落到了自己手里。

警方通报相当于宣布,就是你们倒霉了,最后一棒是你们的了。这类人当然不甘心,宣称自己没有受骗,“不给官方借口”,让钱宝继续运转下去,最符合他们的利益。

当然,还有人知道自己受骗了,只是他们不愿承认。两位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曾学过一本书《错不在我》,英文名更传神一些:Mistakes Were Made (but not by me)。他们指出,人们都会下意识地为自己的错误辩护,为此不仅会编造各种谎言欺骗同类,还会编造各种借口欺骗自己。

他们认为,导致人们努力地为自我辩护的心理机制是认知失调:当事实和人们的信念不一致的时候,人们宁可相信自己的信念。而这种心理机制维系着一个人的自信、自尊和社会认同。

简单点说,那就是人都是要面子的,没有什么比被骗了钱,还要承认自己愚蠢、贪婪更难受的了。

这就能解释,为何通报一出,有宝粉立刻变得心细如发,手机型号不同都能发现,以此推断警方被盗号了,旁人也马上附和;即使警方明确了身份,他们也要找出证据(钱宝投资了那么多项目),证明自己只是投资了一个暂时遇到困难的项目,不想承认自己是被古老的庞氏骗局耍了。

面对宝粉的执迷不悟,有人觉得他们又蠢又贪,被骗活该,“看到这么多人评论说平安南京被黑了,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会买钱宝了”。

如前文所说,陷入投资骗局,确实有人是想以小博大,愚蠢贪婪;但也有人是因为骗局有官方或者准官方机构的背书,才放松了警惕,拿出了自己的血汗钱。

获得准官方机构的背书,骗子需要下血本做广告,媒体级别越高越好,最好是黄金时段,这方面的代表是e租宝;获得官方的背书比较难,但也不是不可能,这方面的典范是巴铁基金”——搞出个全国关注的巴铁1号,然后打着政府“PPP工程”(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建设公共基础设施的新兴融资模式)的旗号各种集资。

回头看钱宝,它的起点和声势没法跟e租宝和巴铁比,2012年上线伊始,就有人质疑钱宝的商业模式根本不足以支撑用户的高额收益,40%的年化收益率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可现实是,e租宝倒了,巴铁基金倒了,收益率比它们高的钱宝,却坚挺了5年。5年平安无事,也是一种信用背书,以至于宝粉们相信“张小雷上面有人”。“有人”才没人敢查,“有人”当然就有好项目,40%的收益率不是没可能,就放心投吧。

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加强金融监管成为国际共识。不过,在互联网金融飞速发展,金融衍生品日新月异的今天,搞好金融监管不易,碰到新东西,监管部门一时看不清,弄不懂,也可以理解。

不过,对于风险突出,收益率明显不合理的金融机构,监管部门也并非束手无策。2015年,银监会、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央人民银行等部委随即发布《以“金融互助”名义投资获取高额收益风险预警提示》;2017年8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了《关于防范各类以ICO名义吸收投资相关风险的提示》。

有了官方的提示,媒体迅速进行深度解读这两种“金融创新”,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金融互助平台和ICO涉嫌诈骗、传销、非法集资,一场可能的金融风险消弭于无形。

实际上,钱宝可能有问题,南京不是没有察觉。据媒体报道,从2015年起,南京市本地媒体就被告知不允许刊登或播放钱宝网的相关广告,同时不允许钱宝网在南京开展线下业务,要求钱宝网迁徙注册地和公司总部。

但从媒体的报道看,2015年南京的监管部门,却没有及时提示风险,此后两年钱宝的规模不断扩大——钱宝官方声称2015年平台流水220亿,2016年2月注册会员7600万;到了2017年8月,流水已超过500亿,注册会员已超过2亿。

如果当时示警,钱宝骗的钱会少很多,投资者的损失会小很多,也不用过于担心因此引发的金融风险。

为什么当时监管手段不能强一些?是地方不觉得这是个大事,还是不想背上“对创新的容忍度太低”的恶名,还是不想泡沫在自己手中捅破,增加维稳负担?

钱宝这样,扎根地方的互联网金融公司有很多,它不是第一个投资骗局,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希望下一个钱宝出现的时候,监管部门已经正式预警过。


仲彩娱乐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投稿反馈
Copyright © 2013-2016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