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玩家汇娱乐登录

它让南方人找到初恋感觉 却给了北方人千亿大商机
2018-01-05

  南京人此刻等待雪的心情:

  就在南方小伙伴沉浸在“初恋”般的雪景中时,北方的朋友却挖到了一个大商机——滑雪产业!

  从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后,国内的滑雪场也是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来。国内滑雪市场的迅速升级,不仅吸引了许多国内外的滑雪运动爱好者,也吸引很多的资本前来投资。

  平间和德是亚洲单板滑雪界的明星达人,与欧洲单板滑雪常见的飞跃式不同,他以独特的贴地滑行姿势创造了一种适合亚洲人体质的滑行流派,并在网上走红,在中国拥有众多的粉丝。今年的雪季他在吉林的滑雪场开办了教学班,共60名学员参加培训。

  日本单板滑雪达人 平间和德说,自己是为了来教大家怎么样去能够好好滑雪,能让大家更安全,更愉快地滑雪。中国的滑雪市场现在已经基本上是亚洲第一名了。

  2016年,我国全部滑雪人次为1510万人次,人社部:养老金投资或新增4省 资金约1500亿参与滑雪的总人数为1133万人次,人均滑雪次数为1.33次。预计到2022年冬奥会举办期间,我国滑雪人次将达到4500万。在平间看来以目前滑雪市场的火热程度,中国已成为亚洲滑雪的新中心。

  滑雪爱好者表示,这次因为是一个俱乐部一起过来,就是说天南地北的加起来有一百号人,人均加起来才800多块钱,每一天。

  在北京获得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之后,滑雪行业的发展愈加迅速,全国各地都开始兴建新雪场的项目。仅仅在2016年,就有78个新雪场开业,中国的滑雪场数量达到了646个。

  无论是数量还是速度上,国内滑雪市场的发展前景都不可小觑。不过,在市场火爆的背景下,滑雪场的投资成本也水涨船高。在巨大的资金需求下,哪些资本正在进入这个行业呢?

  位于北京附近的莲花山滑雪场是一个小型滑雪场,在2016年刚刚完成了新一轮的改造,目前总投资超过了1.5亿元。实际上从2014年开始,国内外资本就开始争相涌入滑雪行业。张家口崇礼、吉林长白山、北京近郊、黑龙江等地都成为冰雪度假区选址的“兵家必争之地”。据初步统计,四大热点区域雪场投资总额已经超过1000亿元。

  黑龙江冰雪体育职业学院教授 薛东阳表示,中型的雪场应该现在投资得在五亿到十亿中间。大型的就得是几十亿,而且目前来看,基本上这个滑雪场它都向滑雪旅游度假综合体去发展。涵盖整个滑雪产业的产业链的上下游,涉及到很多的业态。

  面对巨额投入,冰雪产业的参与者中开始出现拥有资金实力的大型房地产企业。国内新开张的滑雪场大多也不再只以体育功能为主,而逐渐升级成为了集滑雪场、自持酒店商业和可售物业于一体的滑雪主题度假村模式。

  根据统计,仅在吉林省区域,万达、万科、鲁能、中弘等大型房企已经开始进入度假滑雪市场,投资规模已经超过500亿元。此外河北、吉林等地政府也成立专项基金投资大型冰雪旅游项目。

  行业老牌的万龙滑雪场市场营销总经理沈联春介绍,万科、万达、鲁能……这些国内数得上号的开发商集团都来了,未来还会有更多玩家。”

  相继出台的众多国家政策加上即将到来的2022年冬奥会,成为了冰雪市场爆发的双引擎。能最快将光秃秃的山川变为配套完善的雪场或度假村的投资者似乎占有先机——房企是其中最抢眼的群体。

  抢滩巨头中的先行者之一,万科冰雪事业部相关负责人透露,下一步将于崇礼投资建设一个全新的度假项目——汗海梁滑雪场,“雪道规划面积450万平方米,相当于三个松花湖,垂直落差810米,相关设计设备国内领先。”

  2014年12月18日,万科松花湖度假区正式开业,2017年1月,时任万科董事局主席的王石正式宣布成立冰雪事业部,目前,其旗下已经整合了吉林松花湖、吉林北大壶、北京石京龙三大滑雪场。

  仅吉林一地,国内最早的滑雪度假村万达长白山项目、万科倾力打造的松花湖项目、国际滑雪度假村巨头Club Med进驻的桥山北大壶项目、刚刚试运营不到一年的长白山鲁能胜地等已经暗中掰起了手腕。

  2016年7月,万科集团与桥山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实现松花湖与北大壶项目的全面联合运营,联营后双方雪道面积将达到278万平方米,最大垂直落差870米,雪道总数53条,居国内首位。

  根据张家口市旅游发展委员会提供给央视财经记者的资料,截至2017年7月,共有35个旅游景区建设和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正在落地过程中,总投资高达883.61亿元。河北省副省长张古江对记者表示,将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落实贯彻中央精神,把张家口打造为冰雪旅游产业发展的典型。

  冬奥场馆集中的崇礼地区最受资本青睐,由国际资本马来西亚卓越集团领头的总投资150亿元的密苑生态旅游度假区、北京瑞意集团投资200亿元的太舞四季文化旅游度假区以及富龙控股总投资100亿元的四季小镇旅游度假区等大型新建项目均位于崇礼。

  另一方面,目前崇礼已有包括未来冬奥场地之一的云顶滑雪场、国内综合实力领先的万龙滑雪场在内的八家滑雪场,浓厚的冰雪氛围使其被不少滑雪爱好者爱称为“崇礼国”。热火朝天的资本抢摊大战源于对行业前景的强烈看好。

  2016年11月,由国家体育总局、国家发改委、教育部、国家旅游局共同印发了《冰雪运动发展规划(2016-2025年)》。根据规划提出的发展目标,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将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与之相关的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一万亿规模。

  这将冰雪运动打造为全民级别运动的万亿级发展目标成为了资本竞逐的外在推力,而冰雪运动本身的发展潜力,让这一目标并不突兀。

  前任万科冰雪事业部首席战略官、现任卡宾滑雪总裁伍斌在其编撰的《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中提及,“2016年全年滑雪人次1510万,滑雪人口1133万,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初级者滑雪市场。”

  回溯至1996年,伍斌表示,国内会滑雪的总人数大概不到千人,这10年间冰雪产业呈现爆炸式增长。

  根据北京安泰雪业投资管理公司编译的《2016全球滑雪市场报告》数据,在日本、法国等滑雪产业及市场成熟的国家,滑雪人口约占总人口的10%,而中国滑雪人口还不到总人口的1%,这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潜力。

  启迪冰雪CEO范世泓表示,国内的冰雪行业前景巨大、发展迅猛,与文化、体育、休闲、制造等多个行业都有密不可分的联系,能够推动全产业链从冷资源向热经济的转型升级。

  虽然资本们纷纷涌入滑雪产业,但是巨大的投入之后,想要获得收益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一个滑雪场要想实现收支平衡,往往需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

  滑雪场是体育休闲产业中投资级别最高的项目之一,松花湖滑雪场的12亿元投资大部分花在了改造山地自然环境、缆车系统、造雪系统等基础设施上。直到去年雪场开业后的第三个雪季,才实现收支平衡。

  央视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盈利的雪场主要集中在中小雪场,他们的客流量已经超过了盈亏平衡点,而针对大型度假雪场来说,需要靠地产开发收入加稳定客流来实现盈利。同时随着滑雪学校,滑雪设备租赁中心等新业态的出现,雪场盈利的渠道正在扩大。


玩家汇娱乐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加入我们 | 投稿反馈
Copyright © 2013-2016版权所有